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宅体育

 
 
 

日志

 
 

沈坤彧:所有的辉煌都是烟云  

2012-06-19 05:3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晚上,蒂加纳在酒吧看法国和乌克兰比赛的时候被前面的球迷认了出来。“你看后面这人,不是蒂加纳吗?”一个男人对身边的另一个人说了一句,他身边的人回头看了一眼,摇摇头表示他认错了。男人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神,他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网站,蒂加纳黝黑的面孔出现在那上面。他又比照了一番后坚定地对自己说,“绝对是的!”

       我可以理解那个摇着头说不是的人,毕竟在一个遥远的东方酒吧,在观看一场遥远的欧锦赛小组赛的时候,突然发现昔日曾经亲手举起过冠军奖杯的人就坐在自己身后,这种感觉想来也是有些失真的,自身原本和谐的时间和空间感在瞬间被完全打破。蒂加纳,这位短命的前申花主帅,1984年法国队在欧洲杯上夺冠的最大功臣之一,这个晚上像个普通球迷一样坐在了转播法国队比赛的电视屏幕前。他的心情肯定和别人不同,但这位昔日的国家英雄什么都不肯流露。我在欧锦赛开始前问过他,会不会看比赛。“不,”他强调,“一场都不会看。”

       从这届欧锦赛开始至今,他不知接了多少通来自海外要求他点评比赛的电话,被一律回绝。不,蒂加纳不愿意看也不愿意说,关于欧洲杯的记忆被他牢牢地捂在心里。我揣测那里面应该有着一种类似的“威尼斯情结”,当忽必烈要求自己的宠臣马可·波罗说说他故乡威尼斯的时候,意大利人幽幽地回答,“记忆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下来就会消失了,也许我不愿意讲述威尼斯是害怕失去它。也许,讲述别的城市的时候,我正点点滴滴失去它。”也许,蒂加纳不愿谈及欧洲杯也是因为他害怕记忆在自己嘴巴的一张一合间流逝。

        从1984年到2012年,28个年头就这样过去了。法国队的队衣式样变了又变,颜色从蒂加纳和普拉蒂尼时代的宝蓝变成如今这种带着些灰扑扑的沉闷的蓝。那个著名的“铁三角”的成员,如今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已经成为欧足联主席的普拉蒂尼正在兴致勃勃地督战欧锦赛;蒂加纳从申花下课之后一直留在上海,但是即将回到法国处理成堆的生意上的事情;至于吉雷瑟,他在非洲大陆执教取得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成功,但是上个月,他已经从马里国家队的主帅位置上卸任。

       如今,这些在蒂加纳的目光注视下飞奔在欧锦赛球场上的法国队员们,也许在不久的未来也将获得与自己的前辈们同等的成就,也许就是在下个月,谁知道?在梅内斯和卡巴耶分别为蓝军带来两个进球的同时,酒吧里沸腾了。蒂加纳这一桌所有的法国人都攥着拳头跳了起来,唯独他一个人坐在原地,不喊不叫,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也许他的嘴边带着微笑,但是这时已经没人顾得上注意他了。认真想想,像蒂加纳这样的一个人,连欧锦赛决赛都经历过了,一场小组赛的胜利的确不至于再在他的心里激发起特殊的情绪了。法国人常常喜欢说一句话,“我都见过了,我都活过了。”这话用来形容酒吧里的蒂加纳,我觉得再合适不过。

        蒂加纳说,自己很看好法国队在这届欧锦赛上的表现,他说,他们有能力走到最后。但是转念一想,即便走到了最后,又怎么样呢?看着蒂加纳坐在酒吧,你仿佛看到了一条道路的终结处。足球归根结底是一项短暂的职业,所有的辉煌都是过眼烟云,所有的英雄都要退出舞台。30年后的本泽马会在做些什么?也许会像此刻的蒂加纳一样,在一个之前从未去过的国度,喝着一杯不怎么新鲜的啤酒,然后在酒吧的大屏幕前,看着一些年轻人追求着自己早已获得过又失去的东西,他们终将失去。球员生涯只是为你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门,那扇门的背后是什么,没有人会为你保证。普拉蒂尼发现了政治,蒂加纳发现了生意,总有不同的人生在等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4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