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宅体育

 
 
 

日志

 
 

沈坤彧:真实的粗俗也很好  

2012-06-22 06:2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这句话绝对是本届欧锦赛至今最触动人心的话语了,而它竟然出自一名球员之口,尽管只是引用,但如此这般脱口而出,对应的情景又是如此贴切,真叫人吃惊。普希金这首诗前面还有几句,“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飞逝,每一分钟都带走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两个人期望的是生活,可你看,死亡却已临近。”用死亡对照俄罗斯的出局,生活中原本便充满隐喻,这一切都被他那颗善感的心灵所捕捉。

       阿尔沙文的长相原本并不具有吸引力,至少不符合人们对于东欧男人的期待。如果单纯就外表而言,帕夫柳琴科才是俄罗斯帅哥的代表,优雅明净中带着点忧伤,让我们想起少年时代那些个在昏黄的床灯下读着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的小说度过的夜晚。但就是这句话,好像从阿尔沙文身上突然长出的一双细软的触角,慢慢伸向你,伸向你的心。

       在这个本来就稀缺知识型球员的足球圈,“沙皇”是最文艺的男人,没有之一。也正是因为这种稀缺,让他变得如此珍贵迷人。想一想,在一场足球比赛之前,绝大多数的球员都会选择在更衣室里带着魔声耳机听音乐,或者就是像百搭的里贝里那样,逮着谁就是一顿瞎侃。而阿尔沙文一个人坐在替补席上,置数万球迷的山呼海啸于不顾,安静地读着村上春树的《旋转木马鏖战记》。在一场生死大战的前夕,他试图从书本里寻找自己渴求的宁静,不知道他最终是否找到了自己所寻找的。

       为了更好地揣摩阿尔沙文那时的心态,我把《旋转木马鏖战记》这本书又翻出来看了一遍,被水淹过头顶的感觉又回来了一次。人生是怎么一回事呢?村上春树自己说,“我们固然拥有可以将我们自身嵌入其中的我们的人生这一运行系统,但这一系统同时也规定了我们自身。这同旋转木马极其相似,无非以同一速度在同一地方兜圈子而已。哪里也到达不了,既下不来又换不成。谁也超不过谁,谁也不被谁超过。然而我们又在这旋转木马上针对假设的敌手进行着你死我活的鏖战。”也许人生,果然真的就是徒劳。对于阿尔沙文,也并不例外。当搁下这本书后的不久,阿尔沙文踏上了那片一决生死的球场。在那一次次徒劳无果的射门后,他应该深深地生出一种无力感,这场失意的比赛让他窥见到了一丝人生的本质,否则赛后也不会说出那一句“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阿尔沙文的文艺也影响到了他的队友,柏格雷布尼亚克在淘汰后则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那句话,“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幸福的人能从荆棘中找到花朵,海鸥可以从乌云深处看见阳光......”听着这些话从一名足球运动员的嘴里冒出来真让人起激灵,我们早已习惯了他们的简单粗暴。我想起听见阿尔沙文那句话之后的两天,在和阿内尔卡聊天的时候,这个从巴黎走出来的法国人这样对我说,“我从不看书,也不逛博物馆。什么奥赛?我从没去过,一次都没有!”当时就忍不住笑了,文艺球员和普通球员,其实各有各的可爱,他们用自己那一部分的特质通过不同的方式冲击你的心灵。关键在于,真实就好,真实的粗俗也很好。只要那是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83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