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宅体育

 
 
 

日志

 
 

沈坤彧:心里“哐当”一震,为了普兰德利  

2012-06-29 00: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届欧锦赛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来到尾声,我不能说这是一届让人记忆深刻的大赛,意大利和英格兰那场点球大战除外。帅哥的缺席是让这届欧锦赛显得苍白的很重要原因,一支没有兰帕德的英格兰看去面目如此模糊,而一支没有古尔库夫的法兰西......压根就是场灾难。至于意大利,还是不要开始吧,看过2000年欧锦赛的人都懂。


       于是,开始把目光调转到教练席的那帮或西装革履或运动打扮的老男人们身上。葡萄牙主帅本托的脸让人想到在里斯本baixia区高台上远远看着落日的金色光辉晕染大海的时刻;勒夫必定是这个世界上把衬衫穿得最好看的男人之一,连挖鼻孔的姿势都带着那么一点文艺,和格纳齐诺小说里那些疏离于生活之外、带着些神经质的男主人公有着说不出的相似。但真正让人心里“哐当”一震的男人,还是意大利主帅普兰德利。


       这个男人的身上,真是有着说不出的温柔细致。在欧锦赛这样争夺激烈的地方,你看到别的教练在场边情不自禁地表现出种种失态,踢水瓶、砸教练席、或者冲着场上的球员一顿狂暴地嘶吼怒骂——尽管知道得清清楚楚根本没有人听自己的。普兰德利却不是,无论球场上发生什么,没有任何突发事件可以打破他内心的平和,这种平和反射到他的外在,于是你看见他的发型一丝不乱——无论内心多么起伏澎湃,面部表情沉静自如,像秋天丰收的田野一样祥和而富足。意大利和英格兰那场比赛,当霍奇森像一只为下一季的食物忧愁不已的老鼹鼠那样佝偻着缩在教练席上的时候,普兰德利则在场边耐心地用手做着比划,他的手臂不像普通的教练那样张牙舞爪地进行着外展运动,而是贴近自己的躯干,缩起自己的掌心和手指,好像在从自己的内心寻求着某种力量。


       普兰德利的脸,是一望而知的意大利面孔。如果不是那一层隐忍像面纱一样罩着他的脸,他应该很容易被想象成那种把一件毛衣围在自己背上,将两只袖管在脖颈处打一个结,吹着口哨轻松溜达在街上用眼睛吃漂亮女人冰淇淋的意大利男人。亚平宁半岛上的这些男人名声不好,似乎穷尽一生都在对女人孜孜不倦的追求中度过。说到底,这些恋母情结严重的男人是在找一个永远不会衰老的妈妈。


       普兰德利似乎不是这些男人中的一分子,他和妻子的爱情故事如今几乎已家喻户晓。你从媒体的报道中知道,他是一个不离不弃的好男人。可是我偏偏不厚道地想,不离不弃,并不代表忠贞不二吧?足球教练和球员的生活,这些年在采访中也了解得不少。我们谈到婚姻和忠诚的问题时,他们中几乎没有一个人不先耸耸肩,然后说一句,“你知道,我们的职业很特殊,一年到头很多时候都不着家......”他们的妻子也都多少知道丈夫们在外面的举动,睁一眼闭一眼而已。有时候想想,相对于一辈子的婚姻而言,那些短暂的情缘也许真的是可以被忽略的浮云。一阵风吹过,烟消云散,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回到家,他们还是可以继续做好丈夫和好父亲,没有问题。


       我并不是在质疑普兰德利的品德,我只是想知道,当他决心辞去罗马主帅一职全心全意在家照顾患病的妻子时,他更多的是出于道义还是爱情。谁知道?也许到最后,道义和爱情都混杂在了一起。在死亡这片巨大的幕布笼罩下,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而婚姻和忠诚,这本来就是另外一个话题。至于今天,我只想抒发一下对于这个意大利老头的热爱,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25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